新闻动态

News
Information

高考作文模拟演练:微写作降分值引热议

  作文一直是高考中的“重头戏”,不管是题目的侧重还是分值的变化,都牵动着众人的眼球。2014年北京高考语文试卷的结构和题型都有很大变化,其中变化最大的当属作文,微写作的“横空出世”,使得传统的大作文的分值被压缩为50分,字数也由原先的不少于800字降为700字。这一调整意味着什么?到底什么样的作文才是好作文?许多一线教师表示,好作文一定是“我手写我心”,是“真情的自然流淌”。

  题目:近一段时间以来,多家媒体相继报道了“中国式过马路”的新闻。所谓“中国式过马路”就是行人过路口时,“凑够一拨人就可以走了,和红绿灯无关”。媒体报道后,引发了人们广泛的讨论。“中国式过马路”现象及其相关讨论引发了你怎样的联想与思考。自选角度、自拟题目、自定文体(诗歌除外)写一篇不少于700字的作文。

  中国人很忙,很受伤。一会儿是“中国式过马路”,行人集体在等红灯时过马路,扰乱了交通秩序;一会儿是“中国式购物”,中国游人在欧美等国家的打折村“血拼”,让外国人咋舌;一会儿是“中国式旅游”,中国游客骑在华尔街铜牛身上洋洋得意,引来白眼……这是媒体让我们看到的中国人,也是经媒体传播后,世界眼中的中国。

  从鲁迅批评中国人的“劣根性”开始,尤其在当今社会,我们的公众媒体仿佛一直在有意放大“劣根性”这个词,将从众心理、官位心理等以“有罪”加之于中国人。“劣根性”这一词语,一下子成了中国人的名片。甲型H1N1流感期间,无论我们的传统媒体,还是网络媒体都用不短的篇幅和极尽夸张的语气来形容中国人疯抢加碘盐的场景,而反观我们的生活,如此荒谬的事情并没有天天出现。再看“李天一案”,从其年龄到罪行,无一不被媒体说得五花八门,而最终尘埃落定,李天一被判十年有期徒刑,不知其中有没有媒体的功劳?

  不是所有中国人都会傻到看到别人疯狂抢购食盐,就会以为吃盐真的能提高免疫力;也不是所有艺术家都会培养出李天一这样的儿子,但为什么在媒体眼中从百姓到官员的形象都是那么不堪呢?

  当我们嘲笑某邻国国民阿Q般的幸福感时,可能已经忘了该如何为自己是一个中国人而骄傲。“我以我血荐轩辕”“俯首甘为孺子牛”,指出并批评“劣根性”的鲁迅不是在贬低中国人,他是在真真切切关心着中国,关心着中国人。鲁迅先生不曾想到我们的媒体在今天以不合实际的言论,盲目武断地为中国人的“劣根性”加以注释。

  一个真正的媒体人应当有怎样的自我修养?我想,在柴静的《看见》中或许能找到答案。作为记者,柴静并没有端起新闻人的架子,而是真正用眼去看,去感悟生活。她的采访对象往往是普通人,甚至是社会最底层的人。在记录采访同性恋者的部分中,她用大量的笔墨描写他们的自卑心理,而这些都是在她一次次与他们沟通中得到的。

  新闻不是信手拈来,更不是为了吸引眼球而臆造事实,出卖良知。在央视《真诚沟通》节目中有一些温馨的小短片,细腻地描述了一个个小人物的生活,从日复一日植树为人的农民,到精进技术赢得口碑的裁缝,这些同样也是中国人,但愿我们的媒体能看见更多这样的中国人,为中国人正名。

  于众说纷纭、莫衷一是中,作者能反身观照新闻媒体和社会舆论的喧闹,看出繁杂现象后面的“被渲染”“被夸大”“被片面”。既然是“被”赋予,就不是主体行为的品质和内涵的真相,因而小作者说,也许就是“不合实际的言论”,“盲目武断的注释”。敢于做出此种论断,能够对众声喧哗进行“反观”的“转向”,显示了写作者观察的功底和冷静的反思能力。中学生作文一个很大的弊端就是缺少思考,更遑论真诚。因此,作为中学生,本文这种认真严肃的思考,弥足珍贵。而这种真诚的思考来自对现实社会真诚的关注。

  从种种“中国式”到“抢购食盐”“李天一案”,从“柴静”到“植树农民”,作者信手拈来的新闻材料,显示出作者对现实的关注程度。作者当然关注到社会中民众不尽如人意的地方,更看到社会中小而确切的正面力量。这是我们社会需要的。第二段、第三段、第五段三次别具意味的疑问句或反问句的提出则更反映出作者关注背后的真诚。好的作文素材的获得,离不开对社会真诚的关注。

  高考在即,要想写出优秀的考场作文,方法固然很多,这篇文章给我们的启发是:在真诚关注现实社会的基础上,积累丰富鲜活的作文素材,善用转向思维,写出自己真诚的思考。

  高考“大作文”与“微写作”功能定位不同。“微写作”重在“微”,是考查实际生活中随时随地运用语文的能力。“微写作”关注的是语文的“实用功能”,学生掌握了语文工具,就能满足一生的生活运用。语文的另一功能就是“语言文字欣赏与创作”,在写作上分别以“阅读延伸题”与“大作文”的形式来考查。

  “大作文”考查学生的实践体会、思想认识、情感体验和文章的结构、语言,具有文学倾向性。考评的标准是“文道统一”,既要看语言表达能力,又要看思维能力和思想认识水平。好文章一定是“文以载道”,具有文化底蕴和作者思想的闪光。如北京市丰台区高三期末统考大作文题——思辨“东方时空”的“平视”,一模大作文题——反思“深圳最美女孩”炒作,都是难得一见的好作文题,最能避免考生“宿构”“套作”现象,最能见出考生的思维能力和思想认识水平。

  高考作文与作文教学的关系,一是要反映中学作文的教学规律和写作规律,反映学生写作能力的实际水平;二是要对中学作文教学现状和学生写作现状起到“指挥棒”的导向作用,纠正作文教学中存在的问题。作文教学与作文的规律,体现在从“积淀”到“思考”再到“表达”的过程,先积于“有话说”,再勇于“敢说话”,后形于“话说好”,“积淀”能保“言之有物”,“思考”方能“言出个性”,“表达”追求“言之有文”。“言之无物,莫知所云”“言无新意,缺乏个性”“言之无文,行而不远”,都不是好作文。作文如做人,“文质彬彬,然后君子”,“文”指文章结构与语言表达能力,体现语文的工具性;“质”指思想品质与语文素养,体现语文的人文性。“文如其人”,作文教学与人的培养是同步的,是两位一体的。高考作文理应反映这一规律,高考作文改革的方向就是要理顺考试与教学的关系。

  2014高考语文作文改革是近年来高考改革的延续。高考出题人其实近年来一直在努力让作文“接地气”,这一点从近年来的高考作文题目就能看出。而2014年的作文改革是真正意义上在践行《高中语文课程标准》中所说的“表达与交流中要鼓励学生自由地表达、有个性地表达、有创意地表达,尽可能减少对写作的束缚,为学生提供广阔的写作空间”。所以我们一线教师只要抓住生活,让每个学生“活在当下”,让他们的思想跟生活接轨,这样学生就有了更广阔的创作空间。

  一线教师在作文教学中要承载高考作文改革。我们都知道高中教育阶段的考试有两个功能:一是诊断,二是选拔。高考显然是选拔性考试,而高考选拔出来的人才绝对不能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得到2014高考作文改革的消息,作为一线教师的我感到以前的作文训练突然没了着落,原来的模板突然失去了意义,我的作文训练史无前例地失去了着力点,当然我也意识到了这个所谓的着力点恰恰是选拔人才的负能量。所以站在发展的角度,面对这场改革,一线教师应该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放飞——不要再限制学生,让他们两耳偏闻窗外事,让他们“放开眼”量“风物”;其次是引导——用积极的心态影响学生面对改革,引导学生彻底释放自己;第三是规矩——就是把一些应用性的文体格式教给学生,这些必要的格式也是生活的一部分,我们选拔出来的人才不能不懂“规矩”。

  我认为,高考改革也好,教学改革也罢,无非就是想改掉我们教学中的陋习,改掉我们教育中的弊端,以使我们的下一代在生活中不是“应对”而是“徜徉”。